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特立独行的癖好
特立独行的癖好

特立独行的癖好

我有淫妻癖好,喜欢老婆被别的男人搞,想看见别的男人插得她高潮迭起,我就很兴奋刺激享受。跟老婆也聊过我这种心态,她一开始骂我变态,后来在我慢慢引导下,比如看3P视频,换妻小说等等,也不那么反感了。特别是在她喝了酒的情况下,我们做的时候,我再说这类的话,她还能配合我发骚。没想到,上个月事情真的发生了。-
5月份中旬的时候,老婆老家有点事,我们一起回去,大概两三天把事情办完了。由于很久没回老家了,老婆办完事后就找了些以前的老同学聚聚,男男女女都有,其中有个男同学当年追过我老婆,我知道的。那天晚上总共好像是六七个人一起吃晚饭,我也在。七八年没见了,他们同学在一起聊得很开心,酒也没少喝。我心里最清楚,老婆只要一喝高了,性欲就会比较旺,以前我们每次做得最舒服的时候也是她喝多的时候。所以我就放开老婆让她使劲喝,在桌上不但不帮她挡酒,还帮她同学一起劝她喝。因为我早看出来了,当年追她的那小子今天看我老婆的眼神还是那么依依不舍的,更加色迷迷的,我想,管他呢,先把老婆灌醉,等会走到哪步算哪步。
- 果然,老婆在热烈的气氛中喝得酩酊大醉,她一个人至少喝了半斤白的加两瓶啤的,出门的时候几乎是我和那小子架出去的。那家伙叫许平,我跟他说,我老婆今天开心,喝醉了,我也差不多了,扶不动,要不你帮忙一起把她扶到我们住的宾馆房间里吧?许平嗯了一声,没说别的,继续跟我一起扶着老婆,往宾馆走,其他那些同学也都尽欢而散了。其实我并没有喝醉,一直保留着酒量没放开喝,跟许平一起扶着老婆往宾馆走的路上,我在左边,眼神往老婆右边瞄的时候,就感觉他的手有揩我老婆油的嫌疑,本来他是左手搀在老婆的腋下架着她走,但我感觉他手掌好像有意无意地总往老婆右边的乳房上蹭了几下,我当时鸡巴一下就硬了,想着老婆的奶子被人摸到了,真过瘾!还好当时已经天黑了,老婆被吃豆腐没人看得清。
- 到了房间后,我和许平把老婆放到床上。老婆那天穿的是件蓝格子超短裙,上身白色灯笼袖紧身衣,躺在床上,胸前那两个鼓鼓的奶子立刻就很显眼的摆在那。我把她身体往床上扶的时候,故意装作喝多了手脚不稳,用手带了一下老婆的裙子,结果让裙摆掀倒了她胯骨那里,老婆乳白色的棉质小内内露出了下面三角区域以及右边一点点。我感觉得到,许平的眼神马上就被吸引住了,但又因为我在场,只好很不自在地装作没看到。-
我说我也不行了要吐了,你帮我照顾下她,就赶紧假装冲到卫生间里去了。卫生间里有块玻璃跟卧室相隔,是磨得很毛的那种,透过这种毛玻璃只能隐约看到人影,但看不清楚。但我发现玻璃跟墙壁镶嵌的地方有将近一厘米宽没有磨毛,跟普通透明玻璃一样,而且正好在洗脸池边上。我打开龙头装作边吐边冲,眼睛却可以把卧室看得清清楚楚!许平显然被我老婆的醉态迷得不行了,我见他一只手在自己裤裆上轻轻按了下,然后眼睛死死盯着我老婆身上上下贪婪地看,又不放心地往卫生间我这边时不时地扫几眼。终于他鼓起勇气,用手在我老婆奶子上抓了几把,有往她裆里隔着内裤揉捏了一下,老婆是醉得不省人事,根本没反应。但许平毕竟还是顾忌我就在隔壁厕所,不敢有大动作,我看他向厕所走来,就赶紧坐在坐便器上,头靠着玻璃,装做也醉得不行的样子。他进来后看我这样,就问我,怎么了?要不要紧?我闭着眼睛,嘴里哼哼几声,没理他。
- 他于是轻轻走出厕所,还把门带上,估计是以为我也彻底醉了。然后我透过那不到一厘米宽的玻璃,看他走到床边,先是试探着把老婆的裙子左边也撩到腰上,见老婆没反应,就把手从她内裤侧边伸进去,在我老婆的内裤里摸她的逼。还不时地望厕所毛玻璃这边看一下,透过玻璃他看见我头一直靠着玻璃没动,就知道我一直没起来,我也就一直老实地配合他,其实我从那条缝都看得很清楚!许平这小子长得也还算帅,三十多了一点都没发胖。我看见他的手在老婆内裤里使劲的抠摸她的逼,右手也伸到老婆胸前揉着奶子。老婆虽然醉得厉害,但本能的反应还是有,把胸脯和腰轻微地扭动了几下。这时我看见许平可能是受不了刺激了,也可能是摸到我老婆下面逼里淫水出来了,犹豫了大概3秒钟,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,迅速地把自己皮带解开,长裤内裤一起退到小腿,不敢完全脱掉估计是怕我万一出来他来不及穿,然后也不脱我老婆的短裤,只把她裙子全部撩起到腰上,把内裤往右边一拨,我看见许平那根鸡巴比我的要粗多了,他左手握着自己的鸡巴,右手往右边拨住我老婆的内裤,把龟头在我老婆的逼上轻轻蹭了几下,果真我老婆被他摸出了不少淫水,沾了逼水后,他最后往玻璃这边看了一眼,慢慢地把鸡巴插进了我老婆的逼里。我看见他鸡巴进去的那一刻,老婆脖子一梗,头微微往后仰起了一点,隐约听见老婆舒服地哼了一声。当时我真是兴奋到极点,鸡巴也涨得要命,真想掏出来打飞机,但又怕许平看见,只能忍住不动。-
许平把鸡巴插进我老婆身体里,不敢大动作,一来怕我听见,二来也怕把我老婆搞醒,只是缓慢地来回抽动着,右手已经放开老婆的内裤,撑在床上,左手不停地隔着她白色紧身衣搓奶子,老婆好像来感觉了,张嘴呻吟,许平立刻把自己的嘴封上去,跟老婆舌吻起来!我一边兴奋刺激地享受看着,一边佩服许平这小子色胆包天,就不怕我突然出来吗!也许是他太紧张了,总共还不到三分钟,我看见许平突然眉头皱起来,鸡巴也不在我老婆逼里抽动了,我知道,他正在内射我老婆了!大概七八秒中吧,他把鸡巴从老婆的逼里抽出来,连裤子都没提,马上从床边的抽纸盒子里扯了几张纸,仔细的轻轻的在我老婆逼上擦拭着,想把他刚射完的精尽量擦干净。差不多了后,又迅速穿上裤子,也把老婆衣服裙子头发收拾了下,然后走到厕所里来,摇摇我,我自然装做还没醒酒,不理他。他说了声,你们休息啊,我先走了。就带上门出去了。-
等听到他把门关上以后,我等了大概一分钟才轻轻从厕所走出来,见他确实走了。然后到床边,看见老婆依然醉得不省人事,这下我大大方方地把她裙子、内裤、上衣、奶罩统统扒光,看着刚被别人操过的醉老婆,摸着热乎乎里面还残留着别的男人精液的馒头逼,把早已滚烫坚硬的鸡巴毫不留情地狠狠捅进去,使劲插她,总共搞了二十多分钟才射了进去!
- 后来早上老婆清醒了点,说口干要喝水,我给她倒了杯水喝。我问她,说许平昨晚扶你回来揩你油了你知道不?她说,感觉到了。我说后来到这房间里我到厕所里吐了好久,他有没有怎么样你啊?老婆说,不太记得了,好像是有人在我身上身下地摸,挺舒服的,不是你吗?我说不是啊,肯定是许平那小子!老婆笑道,你不是反正喜欢人家搞你老婆吗,昨晚要真是他,你不是正好满意了,不过可惜你没看到哦!我说,看不出你还对他也有意思啊,真不亏他当年追过你,要不干脆跟他讲明得了,下回咱们三个一起玩?老婆说那不行,都是熟人,又是同学,万一传出去了,在老家还怎么做人啊!我说那就以后在网上找吧。老婆不置可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