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美女和她的色公公
美女和她的色公公
公公悄悄到马金焕的房中走去,望着这个秀色可餐的绝色娇靥,终于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千娇百媚、天姿国色的大美人搞到手,以消欲火……


  某天,公公故意把一本淫秽不堪的黄色手抄本夹在书里给了马金焕。晚饭后,马金焕回到自己房间看书,不一会儿就发现了这本低级下流的黄色小说。她想一定是公公把这个手抄本搞混了,真冒失,


  看完书,时间还早,无聊中,马金焕对那早有耳闻的黄色小说产生了好奇心,她想,反正还早,又没人知道,不妨偷偷地看一下,明天还给他就是了……


  妩媚秀丽的马金焕不知道她自己正掉进一个可怕的陷井。这一看,只把马金焕看得耳红心跳,芳心含羞。书中那些大胆的性爱描写,疯狂的肉欲交欢,缠绵的云交雨合令这个涉世末深的绝色美人儿越看越想看,直看得玉颊潮红、鼻息急促,下身潮湿……


  这一夜,马金焕抱着手抄本缩在被窝里看了一遍又一遍,下身的床单也浸湿了……


  第二天,公公望着双眼猩红、疲倦不堪的马金焕,知道这个美女上了圈套。


  当马金焕把手抄本和书还给他时,他似笑非笑、色迷迷地望羞她,马金焕一下子花靥羞得通红,玉靥娇晕地赶快走开。


  可是,当她晚上回到房间时,又在书桌上发现了一本更为淫荡的小说,并且图文并存,不知是谁什么时候"掉"到她房里的,象吸毒成瘾的人一样,马金焕饥渴地把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很久,那些温柔缠绵的描写、姿势生动的照片深深印入少女的芳心,此后几个晚上,她都读着这本淫秽至极的小说难以入眠……


  一个雨后闷热的夜晚,当她又一次看着这本黄色小说,春思难禁的时候,响起了敲门声。


  "谁?"她问道。"我……",是公公的声音。


  马金焕隐隐觉得不妥,但还是开了门。进屋后,公公看见那本黄色小说还摊开放在床头上,马金焕这过也一眼看到了她刚才慌忙中忘了藏起来的东西。


 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耳根子直发烧,她赶忙走过去,极不自然地想把书塞进枕头下。突然,公公一下抓住了马金焕那双羊葱白玉般的柔软小手。马金焕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,挣了一下没挣脱,反而被他一下子搂进了怀中。


  "你……你干……干什么啊……?",马金焕一面用力挣扎,一面轻声责问。


  他一言不发,只是紧紧搂住马金焕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,慌乱中,马金焕感到他的手已开始在自己胴体上抚摸了,马金焕又羞又怕,出于恐惧,她尖叫了起来。


  "啊……来——"她刚喊出声,就被他的一只手堵住了嘴,他紧紧箍住马金焕的柔软细腰推搡着她,终于把马金焕柔弱苗条的娇躯压在了床上……


  马金焕俏美的小脸胀得通红,纤美柔软的胴体在他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,她拼命地挣扎着,反抗着,这时,只听他在她耳边一声低吼道:"别叫,叫来了人,我就把你看黄色小说的事抖落出来……".


  听了他的威胁,马金焕脑海"轰"的一下一片空白,芳心深处隐隐明白自己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陷坑,她深深地自责与后悔不堪,一双拼命反抗的柔软玉臂不由得渐渐软了下来,美眸含羞紧合。"怎么办?……怎么办?……".
  就在马金焕不知所措时,他的一双手已隔着一层白衫,紧紧握住了马金焕的一双柔软翘耸的乳房……


  马金焕芳心一紧,他已开始抚摸了起来……


  虽然穿着一件轻薄的衬衫,还是能感觉到马金焕那一双怒耸玉乳是那样的柔软饱满,滑腻而有弹性。那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椒乳正好是盈盈一握,坚挺结实……


  原来进来的人是公公,他看见马金焕美丽的俏脸布满了红晕,膝上还吊着一条亵裤,心中明白这位美娇女正在手淫呢,兴奋跨下的阴茎都硬了起来,马金焕心中又羞又怕,羞的是自己被人看到做这种下贱的事,怕的是他看着自己的样子,目瞪口呆而且裤子还撑起像帐蓬,可见是自己是挑起他的性欲了,马金焕羞答答的背着身子拉起亵裤,却在穿起时撩起牛仔裤露出圆翘白嫩的丰屁股,公公忍耐不住冲向前一把抱住马金焕,将热情的唇贴在马金焕的樱唇上,马金焕当然宛转承受,还主动吐出香舌给公公吸允,热吻过后公公说:「我喜欢这种偷情式的做爱法」。马金焕便道:「只要不告诉别人,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」,「小贱货,我就知道,哈哈哈……」公公大喜若狂,兴冲冲的紧搂着马金焕,几乎是小跑着冲到窗台旁边。借着午后的阳光,马金焕一头飘逸的长发在阳光照耀轻轻的垂下来,反射着迷人的光泽,看得让人心醉。马金焕美丽的脸庞,流露出又羞又急的神色,她挣扎着,但又不敢激怒了他。然而他眼中那贪婪的光芒,最终还是让她明显感觉到了什么,慢慢低下了头。


  这样的姿态,无疑就是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行为的默认,好像是为公公吹响了进攻的号角!


  对了,听话就好嘛,省的我多费口水,浪费时间,呵呵!「一声淫笑贯穿房顶,笑的马金焕浑身哆嗦。


  生怕怀中的美人再次跑掉,公公结下腰带,把马金焕紧紧压在窗台前,早已昂然挺立的巨棒,发泄一般的隔着衣服向它无比向往的桃源洞乱顶乱撞。公公突起的裤裆子紧紧地贴在马金焕的胯间,虽然有衣衫隔着,马金焕却已感觉出公公的「东西」已经按捺不住,跃跃欲试了。想要挣扎却又动弹不得,与此同时,怪手开始沿着她那玲珑的曲线探索。一只手滑过她的体侧,直奔那坚挺浑圆的胸峰,粗暴的扯开她上衣的扣子,公公马上从兴奋地拉下裤子,掏出巨大粗黑的阴茎,足有一尺来长,手臂般粗大。马金焕拉着公公坐到床上来,公公紧张地抱着马金焕放在膝上,开使隔着轻纱扶摸马金焕胸前的丰乳,马金焕的乳房非常翘,公公的手揉搓的非常过瘾,而且非常有弹性,马金焕在公公的耳旁说:「没关系你可以伸进衣服里摸啊?」公公得到鼓励,连忙解开马金焕上衣的扣子,手伸进衣襟内隔着奶罩更确实地抚摸到马金焕娇翘的乳峰,公公获得触觉的享受,更想满足视觉,就拨开马金焕的衣襟,露出纯白缕花的乳罩。


  公公不客气的说∶「小马啊!让我看看你的胸部有没有像电视里的那么漂亮!」


  马金焕还稍有一点理智,便回瞪了公公一眼,正想回骂,但立即被药效克制了下来!


  公公看着马金焕由愤怒的眼神转成半闭的媚眼,只见她嘴唇一咬,反手便将她上身的一件小背心脱了下来!马金焕的背心还没离手,公公随即动手身到马金焕背后去解她的胸罩,马金焕配合的将双手高举方便他行动,公公解下马金焕的胸罩时,阿美露出了白皙的胸部,但她也立刻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双乳,羞涩的倒入公公的怀里。


  公公激动冲了上去,一手握住马金焕的乳房,一手勾着她的腰,把马金焕拖到桌子旁让她上身伏在桌子上,脚站在地上,马金焕想反抗,「记住,要听我的命令,不然,嘿嘿。」公公得意的说。


  马金焕屈辱的泪水依然留个不停,真不明白公公要怎样玷污她。这时他已经在马金焕身后的位子,半蹲下来注视着马金焕最性感的臀部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自己这辈子居然碰上这么美丽的俘虏。


  马金焕带公公进了她的房间,转过头来神态忸怩地笑着道:「先把门关上吧。」


  公公连忙把门关上并上了栓。转过身来时只见马金焕把牛仔裤一脱,顺着马金焕优美的身体曲线滑落到地上,噢,原来马金焕里面穿的是真丝镂花内衣裤,把好色的公公看痴了。


  「公公,你看我这身材好不好看」马金焕说完转了一圈。公公在马金焕转动时看见马金焕那最诱人浑圆丰满的美臀时,禁不住狂咽了一口口水。